当前位置:
首页
> 税收宣传 > 地税文化
 
 
《难忘那片绿荫》王 慧

2018-04-27 09:44:52 信息来源:泰安市地税局办公室字体:【

 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八年了,可他的音容笑貌却时常萦绕在眼前,永难忘怀。

  我人生最初的记忆便是坐在父亲的自行车上出去买樱桃,于是,每天的碗橱里都会有一碗红红的樱桃。稍大一点,他便常带我去离家不远的河边散步,弯弯的乡间小路,两旁绿油油的庄稼,黑乎乎的汶河水从眼前流过,景色说不上美丽,却是我少年时的一大乐事。

  刚上初中时,父亲每天都接送我,学校前面是一个很大的陡坡,他每次都费力地蹬着车子把我送到学校。冬天天气寒冷,每天下晚自习时,他和几位同学的家长冒着寒风早就在校门口等着了。同学的父亲一边跺着脚一边开玩笑说这个天应该放个火锅,涮个羊腿吃才暖和呢!后来我考上大学,路上要坐七个小时的车,虽有老乡作伴,他仍每次亲自送我到校。

  父亲的一生颇不容易,高中毕业时正逢文革,无法参加高考,只能参军报国。经过一番艰苦努力,他成为一名英勇的炮兵军官,跟战友们一起驻扎在荣成的成山头。父亲常常跟我讲他当兵的经历,跟战友们一起打靶、一起拉练、一起半夜里急行军去打击从台湾偷渡来的小股匪特。而我最仰慕的,便是他精准的枪法、娴熟的炮兵业务以及与内地迥然不同的海边军旅生涯。转业后,父亲被分配到法院工作,他凭着惊人的毅力,自学了全部法学知识,成为一名优秀的法官。工作中他兢兢业业、任劳任怨, 有些当事人因为一点小事便争执不休,父亲从不厌烦,总是耐心细致地跟他们摆事实、讲道理,使原被告对判决心服口服,在依法裁判的同时,也真正做到了定纷止争、案结事了。

  生活中父亲也是一个多面手。他有一手精湛的厨艺,包饺子、裹粽子、炒鸡炖鱼样样拿手。他还有着丰富的音乐才能,会拉二胡、吹笛子,唱样板戏。有一次音乐老师让我们识谱,我很发愁,父亲对着乐谱看了一会儿,便唱出了优美的旋律。上课时全班只有我一人唱出了那首曲子,老师问我怎么做到的,我骄傲地说是爸爸教我的,同学们脸上都露出了浓浓的羡慕。

  父亲对我非常慈爱,经常摸着我的头,给我讲各种新奇好玩的故事。他很幽默,常常逗得我哈哈大笑,对我的学习倒不怎么严格要求。一次当老师的母亲拿着我的试卷给他看,生气地指出我的种种错误,埋怨他对我过于溺爱,他却瞪大了眼睛,一脸惊奇:她这么能干呀,这么难的题都会做?比我强多了!弄得母亲哭笑不得。

  大学毕业的那年,父亲的身体已然不太好,却仍然坚持陪我去济南参加省地税局的招考,告诉我各种注意事项。工作后,又谆谆告诫我要学好业务知识、认真工作。他去世的那天,我远在烟台军训,单位领导怕我接受不了,没有告诉我实情,只说父亲病重,让我回来,又专门派车把我送回了家中。当我到家时,与父亲已是天人两隔了。望着躺在那里的父亲,我泪如泉涌,实在不敢相信他已经永远地离我而去,那种深深的悲痛无法用言语表达。从此“父亲”这个词,成了我最熟悉又陌生的字眼。

  父亲去世的那年年底,单位发了好吃的糖果,望着那满满的一袋巧克力、酥糖和奶糖,想着平时最爱吃糖的父亲却再也无法吃到,我深深地体会到“树欲静而风不止、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感觉。记得大学的室友说过有一次她做拔丝地瓜,火候没有掌握好,结果做成了一锅糖水泡的炸地瓜,他的父亲却默默地一口一口全部吃了下去。正所谓大音希声、大爱无言,我想这就是父爱的力量,深沉、宽容、温暖,为我们洒下一片绿荫,为我们撑起一片蓝天。

  不论时间过去多久,父亲永远在我心中,就像幼小时我们一家人手拉手边唱边跳的那样:“让我们总在一起,在一起,其快乐无比”。



打印此页】【关闭窗口
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