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 税收宣传 > 地税文化
 
 
《开花的饺子》泰山分局刘世超

2018-01-09 16:19:54 信息来源:泰安市地税局办公室字体:【

  我十岁那年,临近春节,妈妈说她和爸爸还有妹妹,要回老家陪奶奶过年,要我一个人留下看家。奶奶平时在老家和叔叔一家过日子,虽然也会来我们这,但住的时间都不长。留下看家,就意味着我要一个人过年了!没有宣传发动,没有讲明重大意义,事先没有征兆,就突然下达了命令。可电影上不是这样的,电影上一般有任务,就先宣传发动,说说此次活动的重大意义,让人们热血沸腾,捐钱的捐钱,捐物的捐物,还有带着钱物人也去了的。脑海里不断转换着接受命令的场景,突然停住了。嘿嘿,还真有不用动员的呢,那就是特殊任务……

  回老家,那路途上得费些周折,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高铁,有高速公路。那个时候回老家,只能做绿皮火车,做这个绿皮火车可就好玩了。一百多里路就能走上三四个小时,火车刚一加速,就开始减速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有时候干脆就停在路边,还美名其曰:让道。你看看,这火车也会发扬风格。报站名就更好玩了,火车出站没有三分钟,就开始报站名:“前方即将到达大河车站,有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。”我第一次坐火车时,听了报的站名,以为是让下车大喝呢,两眼兴奋的放光。老妈问我激动个啥,我说前面要让大喝呢,惹的车厢的旅客哈哈大笑。火车继续前行,又报站名了:“前方到达车站是界首车站。”我一听说是解手,就往车厢门挤,老妈一把就把我拽回来,说:“那不是让你下车解手。”等火车到了终点站,下火车再去长途汽车站,长途汽车去老家方向,一天就只有两班车,上午一趟下午一趟,赶不上上午的就坐下午的,这样到家,基本就是一天的时间。

  妈妈开始给我准备过年吃的东西。蒸馒头,炸鱼,炸肉、炸藕盒。临末了,给我准备了一小盆黄豆,说是过年没啥青菜,发点豆芽当蔬菜。所谓的发豆芽,就是把黄豆用水泡几天,再盖上湿纱布,定期洒水,黄豆就会冒芽长大。妈妈给我安排好这些,择一良辰吉日就和爸爸妹妹出发了,我成了留守少年。

  妈妈她们一走,白天还好说,到了晚上,就刺激了。关上灯,钻进被窝,里面冰凉冰凉的,身体蜷缩成一团,迷迷糊糊睡着,糊窗户的塑料纸和风做起了游戏,呼啦啦、哗啦啦直响,三更半夜脑海里浮现恐怖镜头:披着长发的幽灵,伸着舌头的僵尸,尖牙利齿的怪物,一个个发出沙哑的怪笑,瘆的头皮发麻,是不是有鬼啊!潜意识和风成了一个节奏,自己吓着自己~

  慢慢长夜在晨曦的辉映下悄然离去,我则进入了梦乡,日上三竿爬起床来,一看炉子灭了,自己就掏出炉子里的煤渣,放入新的柴火点燃炉子,弄的屋里乌烟瘴气,呛个不停。热上馒头,吃个炸货,就到下午了。吃完饭,去串个门,和小伙伴交流一下放鞭炮的心得,甚是惬意。天寒地冻,到了晚上更是没有什么生机,早早的上床,期盼今夜无鬼入梦。

  转眼就到了年三十,大院里有零星的鞭炮声响起。去年过年的时候,我们是一家四口都回去的。姥姥家和奶奶家在一个村,年初二去姥姥家,正好在省城居住的,舅舅一家也在姥姥家。表哥表姐们穿的光鲜亮丽,这还不算,他们放的鞭炮也是我没见过的样式,很是令人羡慕。他们玩的鞭炮是用花纸包的那种,有一种风姿绰约的感觉,迷人。鞭炮点燃脆响并伴有耀眼的白光,更是与众不同,细一问才知道是闪光炮。用手摸摸自己兜里的黄皮鞭炮,不禁艳羡起来,表哥一看就赶忙给了我二十枚,我视如珍宝,没有舍得放。唉!今年是见不到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花炮了,想来还是黄皮鞭炮牢靠。

  吃完饭出去和小朋友玩了一圈,看着家家都包饺子,我也想吃,怎么办?回到家我还在思考这个问题。终于做了决定,自己动手。说干就干,找来几片白菜叶剁碎,又在柜子里找出腌好的肉馅,和着白菜碎放油放盐拌匀。接着和面,面和好了,切面剂子,切的是有大有小,一看就知道不是双胞胎。小手拿着擀面杖用力的擀剂子,咦!怎么擀不动呢?捏捏剂子,太硬了。没办法,我又把它们拢到一块倒上水再和。再和就是,水是水面是面了,两只小手不断的捣面,这时候的捣面就像小脚丫踩在水里,是水珠四溅。费了好半天劲才把水揉进去,试了试貌似又太软了,小心翼翼的再倒进去一些面粉,终于感觉差不多了。

  面剂子切的还是忽大忽小,拿起擀面杖用两手去擀剂子,面皮一会被擀面杖带起成了半圆,一会又擀成了多边形,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擀了有四五个皮就开始包,放馅多了就拽拽皮,馅少了就再放馅,包的歪七扭八的。包完了这四五个,再擀皮再包,一共包了二十多个水饺。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烧水下饺子。水开了,下了饺子,我就去院里放了一挂鞭炮,等放完鞭炮,再看锅里的饺子,皮是皮,馅是馅,有的饺子还半敞着口,像是开了的花~

  等妈妈回来,也没见那黄豆发芽,妈妈一赌气,就直接煮了黄豆,变成了黄豆咸菜……



打印此页】【关闭窗口
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